熱門文章
blog教學圖片
聖人請卸妝:歷史課本不會教,關於聖賢名人們說不得的那些事兒
顛覆常識,笑侃歷史。 聖人也是常人,都有七情六欲,都有囧人糗事。   卸下黑白分明的油彩,   不再飾演懸在空中的文化符號或政治圖騰,   聖賢名人不過是時代下的怪咖。   以生花妙筆洩漏古人醜聞祕辛,   大潑卸妝油還古聖先賢原來樣貌。   於是,在本書被氣哭的三十二位古人:   紀曉嵐是性成癮者、清朝西門慶,一天不做五次愛會死。   文壇、黑道混得很開的李白,就是個會寫詩的韋小寶。   鄭板橋白天裝窮叫苦,晚上花錢養男寵。   堂堂一國之相管仲,其實是國家大妓院總設計師。   北宋詞人秦觀,他的詞就是一部嫖妓簡史。   玉女詞人李清照不負「三好女人」稱號──好賭、好酒、好色。   ……。專文推薦陳啟鵬 媒體專訪歷史名師│螺螄拜恩 暢銷書人氣作家好評推薦余遠炫 歷史專欄作家│周健 中國文化大學史學系兼任副教授‧國立台北大學歷史學系兼任副教授(按姓氏筆劃序)「我們不可以講偉人的壞話,因為他們都完美無缺,吃飯睡覺都是表率,至死還保留著守宮砂。我們也不可以質疑英雄的言行,因為他們打出的噴嚏是礦泉水,拉出的屎都是工整的圓柱體。我們也不太挑死人的毛病,因為中國人熱愛死人,『死者為大』,……人一死,道德層面自動升級,普通的成了美好的,美好的成了崇高的,崇高的成了不朽的。」──摘自作者序   作者簡介 咪蒙文學碩士、專欄作者、媒體編輯,於韓寒雜誌《獨唱團》首期發表文章「好疼的金聖嘆」。以惡搞歷史、解構名人、顛覆常識為己任。想和莊子聊聊艷照門、聽墨子講講小孔成像、跟李白一起研究黑社會、拜李清照為師苦學賭術。在《女報》長期負責撰寫「讀經典」欄目,被她氣哭的古人包括:大唐古惑仔-李白、宋代文壇小S-李清照、唐朝劈腿天王-元稹、娛樂圈潛規則發明人-李漁等。她自稱是文學碩士中最膚淺的,媒體編輯中最惡趣味的,專欄作者中拖稿最嚴重的。作為一個字戀症患者,人生一大憾事就是好句子又被別人寫走了。 〈推薦序〉  歷史不死,翻案不止 陳啟鵬 罪大惡極之《聖人請卸妝》三大罪狀  ●北宋詞人秦觀:他的詞就是一部嫖妓簡史[摘文試閱] ●漢高祖劉邦皇后兇殘呂后:我本善良[摘文試閱]   目錄 〈推薦序一〉 歷史不死,翻案不止 陳啟鵬(媒體專訪歷史名師) 〈推薦序二〉 罪大惡極之《聖人請卸妝》三大罪狀 螺螄拜恩(暢銷書人氣作家) 自序 聖人不死,大盜不止●明末清初文學批評家 好疼的金聖歎 他指出,中國文人最大的一項虛偽,就是認為君子可以好色,但不能淫。好色是高貴情感,淫是低俗作為,事實上,好色和淫只是機會與條件的問題,淫是天賦人權!●戰國思想家 離墨子遠點 他們是一幫武功高手、一幫俠客。……他們信奉江湖義氣,口號是「兼相愛,交相利」,有福同享有難同當。有人說,日本的武士道不過就是對墨家的cosplay。●戰國思想家,道家學派代表人物 莊子,你還在外星挨餓嗎? 他家的米很少,可是他的才華很多,完全放不下,沒辦法,他寫《莊子》,不是為了成名成家,只是揮霍才華而已,跟富豪燒錢同理。●清乾隆年間學者,《四庫全書》總纂官 金槍不倒紀曉嵐 紀曉嵐一邊教郭氏讀書認字,一邊和她睡覺,爺孫的年齡、師徒的情分、夫妻的體位,為亂倫系流氓小說提供了大量素材啊。●清代畫家 影帝鄭板橋 事實上,中國是個應酬大國,「交口稱讚」自古就是文化風俗。你寫了詩交口稱讚;你畫了畫交口稱讚……。文人詩集文集之中心思想就是吹捧與互相吹捧,大家比的就是誰誇人時更不要臉。●清代詩人,〈祭妹文〉作者 詩意的雙性戀者:袁枚 能夠把做飯這件事研究得如此精深,除了形容他為變態,叫我們說什麼是好?據說,根據能量守恆定律,人的欲望總量相等,食欲和性欲此消彼長。袁枚本著捨己為人的精神,親自向大家驗證了這個定理的不靠譜。●東漢末文學家,孔子二十代孫 孔融:四歲讓梨,卻因不孝被殺 孔融與黃巾軍的交鋒,如果拍成電影,就是他的丟臉集錦,只不過是細分成被打得落花流水、屁滾尿流、潰不成軍等幾種形態而已。經過這次教訓,他痛定思痛,職業生涯規劃必須重新制定。●北宋詞人 秦觀:他的詞就是一部嫖妓簡史[摘文試閱] 「兩情若是久長時,又豈在朝朝暮暮」,我們以為,這是卓絕的愛情,時間、命運、地域都可以被我們克服。……而秦觀不同,他怕的是耽誤下一次豔遇。●北宋科學家 科學家沈括決定去死 對他而言,友情、忠義、信用這些世人看重的,跟政治利益相比,都不值一提。沈括的問題不在於背信棄義,而在於他手段低級,每一次背叛和出賣都那麼高調和張揚。●北宋文學家 柳永:北宋方文山奉旨泡妞 他被妓女們爭相倒追、集體包養,但是,他又比任何大導演都擁有神聖特權——只要他一時興起把某位小姐寫進他的詞,該小姐就立馬以火箭速度紅透兩岸三地,出場費瞬間飆升一百倍。●明末清初文學家,《肉蒲團》作者 娛樂圈潛規則發明人:李漁 李漁一生亂搞男女關係無數,他也坦承自己好色,還說「男女相交,全在一個『情』字」,手段高桿啊。這個手法當今導演們也很愛用,這招叫如何巧妙使用潛規則的潛規則:我們不是潛規則,是談戀愛哪!●唐朝大詩人 青春期李白的性與暴力 私塾裡,老師出作文,題目是「我的理想」。其他小朋友都寫當朝廷命官、當鹽商、當地主,李白認真寫道:我要混黑道,當俠客。老師批註:金庸小說看多了。●宋代女詞人 宋代文壇小S:李清照 有件事李清照特別不懂:為什麼你們賭博就不能像我這樣精通呢?其實賭博很簡單的,找到搶佔先機的辦法,專心投入就好了呀,「博者無他,爭先術耳,故專者能之」。這句話引得眾多網友發帖罵她欠扁。●晚唐女詩人、名妓 唐朝豪放派道姑:魚玄機 當朝狀元前小妾、知名美女作家,同時還是道姑,給人無限遐想:高官家屬,才貌雙全,知性又淫蕩,神祕又開放。如今掛牌營業,整個長安的男人都按捺不住了。●漢高祖劉邦皇后 兇殘呂后:我本善良[摘文試閱] 倘若以她為女主角拍成電視劇,就是韓劇《妻子的誘惑》的戰亂血腥版,廣大女性看了前九十集呂后被虐、大虐、虐到非人,而小三戚夫人得寵、得君心、得意洋洋,恐怕也會擁戴最後十集呂后惡整這個死小三。●南宋抗金詞人 辛棄疾:文壇殺人興趣小組組長 人家可以用寫《美芹十論》、《九議》等牛逼軍事論文的才華,來給你寫情書;人家用在戰場上殘酷殺人的雙手,來給你搞浪漫。據說鐵漢柔情這招,就是女人的春藥。●清末民初詩人、作家 「糖僧」蘇曼殊:在青樓守身如玉 他和百助楓子曾同床共枕一夜,居然沒有發生男女關係,百助楓子也困惑啊,問蘇曼殊:「大師和我究竟如何?」蘇曼殊說:「我怕達到沸點也。」乖乖,廣大男性圖的不就是天天達到沸點嗎?●春秋時代齊國丞相 管仲:從白宮穿越到春秋 據說,現在一些色情場所,如果老闆比較有文化底蘊,就會供奉管仲,因為他被尊稱為「妓院的祖師爺」。其實,大批老中青色鬼,都很想為管仲深情吟唱一首高雅的經典歌曲:《何日君再來》。●魏晉玄學貴無派創始人 何晏:不唱搖滾的約翰‧藍儂 魏晉南北朝是中國歷史上最以貌取人的時代,皇帝本人就是外貌協會最高首長,但凡人物品評,首要一條,就是比容貌。……美麗的東西有了過失,要不分青紅皂白地原諒它;醜陋的東西有了過失,要不顧天地良心地鄙視它。●西魏八大柱國之一,史稱「美容儀,善騎射」 獨孤信:史上最帥的超級岳父 帥有兩種層次,第一層次是帥得「驚動了中央」,更高層次是帥得「製造了中央」。好巧,獨孤信就是後者。●西晉晉惠帝皇后 醜女無敵:賈南風 賈南風醜,但有個富爸爸。她爹地賈充,晉朝開國首相,晉武帝司馬炎怕賈充出來競選總統,自己就沒戲唱了,明知賈南風不僅醜,還暴躁、善妒、殘酷冷血,集天下女人缺陷於一身,還是大義滅親地讓兒子娶了她。●三國時期「竹林七賢」之二 嵇康和阮籍:晉朝也有韓寒、郭敬明 阮籍與嵇康同為竹林七賢這個酒鬼+暴露狂+high藥團體的主打成員,要說不紅,那也是騙人。人家這組合風頭之勁,絕對蓋過最巔峰時期的F4。他們打個噴嚏或者去超市買包鹽,都能變成娛樂新聞頭條。●春秋時代魯桓公夫人 亂倫界一姐:齊文姜 眼看文姜自我沉淪,姜儲兒心痛死了,以安慰文姜受傷的身心為己任。文姜說「我沒人要了好想死」,儲兒說「我不要這世界只要你」。男人比較喜歡拿誓言當前戲,比潤滑劑還好用。兄妹一睡如故啊!●十六國時期西燕君主 慕容沖:當孌童成為最美的王 作為戰利品,慕容沖和姊姊清河公主被打包送到苻堅面前,這下苻堅傻眼了,這兩個是人類嗎?十四歲的蘿莉姊姊比《花花公子》封面女郎正點多了,而十二歲的正太弟弟,外貌嘛,四個字「龍陽之姿」,翻譯成現代文,就是長得很妖孽。●南北朝時期陳文帝的忠臣知己 史上第一男皇后:韓子高 不久陳茜重病,彌留之際,所有人都不見,除了韓子高。子高像當年一樣貼身服侍,二人病榻相守,直至陳茜去世,這場景,比《斷背山》的劇情狗血多了。●南北朝時期南朝劉宋公主 山陰公主:合法擁有三十個男妾 人家劉子業是皇帝,檔期很滿,經常要去應付後宮饑渴的佳麗們,山陰公主就不爽了,於是,小宇宙爆發,說出了氣死萬千史學家的話:「妾與陛下,男女雖殊,俱托體先帝。陛下六宮萬數,而妾惟駙馬一人,事太不均。」●唐代文學家、詩人 唐朝劈腿天王:元稹 元稹縱橫劈腿界幾十年,所劈之人,佔盡絕頂女子之種種:政界名媛、偶像歌手以及國家大妓院當紅詩妓,女人們被他折騰得要嘛淪為笑柄,要嘛孤獨終老,而元稹呢,跟當時與他齊名的花花公子白居易玩換妻遊戲去了,忙著呢!●東漢光武帝劉秀皇后 陰麗華:東漢版朱麗倩 麗字輩的女人通常是耐心過剩,陰麗華陪他喝酒、陪他罵娘、陪他憤世嫉俗,最後,還鼓勵他北上洛陽去開發新版圖。新婚三個月而已,陰麗華為成全丈夫的政治宏圖,斬斷自己對婚姻的浪漫幻想,這一點,普通女人誰能做到?●南北朝時期北齊第五位皇帝 重口味之王:暴君高緯 高緯憑什麼最極品?這個用遺傳學就能輕鬆解釋了。出身於禽獸世家,全盤遺傳了高氏家族的混血氣質、優良容貌、上等智力以及間歇性精神病,從一出生開始,就被默認進入高氏變態爭霸大賽的角逐。●西漢漢成帝寵妃,姊姊趙飛燕 邪惡版灰姑娘:趙合德 合德首次在宮內亮相,比飛燕引起了更大轟動,如果說,趙飛燕是凱特‧摩斯之類的骨感美人,趙合德則是瑪麗蓮‧夢露之類的性感尤物,據說她洗完澡連一滴水珠都不沾——皮膚太幼滑細嫩,水珠站不穩啊!●西漢大辭賦家 軟飯達人:司馬相如 她(卓文君)採取了非常女文青的方式,寫了首著名的〈白頭吟〉,給司馬相如下了最後通牒。其中兩句「願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。男兒重意氣,何用錢刀為」,意思很明顯,司馬相如你給我聽著,老娘決不允許小三介入。●唐朝現實主義詩人 情聖杜甫 對於情場浪子來說,最討厭的,就是杜甫這種玩不起的,李白喜歡上一秒你儂我儂,下一秒相忘於江湖,所以忍不住調戲杜甫,放鬆點,玩玩而已,難道還真讓我負責,去荷蘭領證結婚? 後記 參考資料       【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0 瀏覽
歷史不死,翻案不止 《聖人請卸妝》
歷史不死,翻案不止 陳啟鵬(媒體專訪歷史名師)   這些年,拜電視劇《步步驚心》、《後宮甄嬛傳》的風行,讓歷史一躍成為全民運動,不僅劇組一窩蜂翻拍宮廷大戲,歷史專題的深入報導層出不窮,就連包羅萬象的談話性節目,也不可免俗的要談談歷史。也因此,我有幸得以在節目上高談闊論,縱橫歷史上下幾千年。 其中,最令人覺得雋永的,莫過於歷史的翻案了。它之所以迷人的地方,在於顛覆我們既定的印象,讓我們以不同的價值觀,詮釋歷史的真實面目。因此,我們可以看到坐懷不亂的武聖關公,好色地跟曹操爭奪人妻;也可以看到被稱為禍國妖婦的慈禧,穩定大局弄了個「同治中興」;還可以看到《金瓶梅》中淫媚的潘金蓮,根本就是循規蹈矩的大家閨秀。近年來,兩岸不乏有歷史名家翻案,像是《品三國》的主持人易中天、《明朝那些事兒》的作者當年明月等人,以豐富的學養、過人的見識,深入淺出的帶領讀者深入自己的見解中,都稱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。 因此,看到咪蒙這本《聖人請卸妝》,我滿心期待開卷,才看了開頭,便先倒抽一口氣,然後心裡浮現兩個字:嗆辣。說墨子開創了高科技黑幫,說李白是唐代會寫詩的韋小寶,把民間的津津樂道狠狠地全數落了一遍,你說,這嗆不嗆?說杜甫對李白一往情深,說鄭板橋在正人君子和猥瑣男之間切換,把不容置喙的形象全給他掀了一掀,你說,這辣不辣?於是在那緊扣當代語言的嘻笑怒罵中,不只是為聖人卸妝,還幾乎是剝了層皮,讓歷朝歷代加諸於聖人中美善的一面,全在一瞬間解構。 於是,在她筆下,我們可以看到奉旨填詞柳永哥哥,得了金曲獎最佳作詞獎,還外帶蟬聯「全國夜總會小姐夢中情人」票選第一名,絲絲入扣的彷彿方文山才是柳永的古代版;也可以看到宋代才女清照姐兒,看似清新脫俗、溫柔婉約,但好賭拼酒的豪邁作風,比小S還小S。因為栩栩如生的現代感,讓我們覺得與這些古人沒有距離感,也正因為活脫脫就像是比鄰而居,讓我們得以熟悉他們的性格,看到他們親民的平實作風,一點都不覺得,被歷史上妝後的他們哪裡真實。 但與過往歷史名家不同的地方是,咪蒙並不「為情造文」。以往這些翻案文章,為了強調自己獨樹一幟的見識,往往使用過度的力道,是頗能言之成理,但犀利的筆鋒多少帶點自圓其說的味道;而咪蒙的文章,則是一開始就把人物豎立在極端的貶抑中,讓人先感受到顛覆的衝擊,而後再將立論的根據,以極富時代感的文字娓娓道來。於是,在嘻笑怒罵的文字裡,也會看到正經八百的辨正分說;才要說咪蒙的文字轉了性,她又跳回自己不按牌理出牌的筆調。這就像是禪宗的喝佛罵祖,儘管把觀音羅漢全都罵了一遍,但其本質,只是為了破除既定成見的枷鎖,最後終究是會回到,該有的明心見性。 而這些歷史人物在咪蒙的筆下,是褪下了明星的光環,讓我們更趨近於真實,但還有個問題,就是不能傳之久遠。因為筆法太富現代感了,別說是過一個世代,就是過了兩三年,書裡頭提到的那些節目、明星、橋段,甚至流行語,恐怕就已經與時代脫節了? 這一點,倒是不用擔心。因為,咪蒙這樣的人永遠不會被歷史埋沒,他們總會在適當的時候出現,再用當代的語言,用化妝水將聖人厚厚的脂粉卸下,還我們一個真實的形象。因此,「歷史不死,翻案不止」,無論經過多少年,都會有個當代咪蒙存在,繼續為我們,在嬉笑怒罵中詮釋史不絕書。   本文為《聖人請卸妝:歷史課本不會教,關於聖賢名人們說不得的那些事兒》推薦序     〈推薦序〉  歷史不死,翻案不止 陳啟鵬 罪大惡極之《聖人請卸妝》三大罪狀  ●北宋詞人秦觀:他的詞就是一部嫖妓簡史[摘文試閱] ●漢高祖劉邦皇后兇殘呂后:我本善良[摘文試閱]   「我們不可以講偉人的壞話,因為他們都完美無缺,吃飯睡覺都是表率,至死還保留著守宮砂。我們也不可以質疑英雄的言行,因為他們打出的噴嚏是礦泉水,拉出的屎都是工整的圓柱體。我們也不太挑死人的毛病,因為中國人熱愛死人,『死者為大』,……人一死,道德層面自動升級,普通的成了美好的,美好的成了崇高的,崇高的成了不朽的。」──摘自作者序   作者簡介咪蒙文學碩士、專欄作者、媒體編輯,於韓寒雜誌《獨唱團》首期發表文章「好疼的金聖嘆」。以惡搞歷史、解構名人、顛覆常識為己任。想和莊子聊聊艷照門、聽墨子講講小孔成像、跟李白一起研究黑社會、拜李清照為師苦學賭術。在《女報》長期負責撰寫「讀經典」欄目,被她氣哭的古人包括:大唐古惑仔-李白、宋代文壇小S-李清照、唐朝劈腿天王-元稹、娛樂圈潛規則發明人-李漁等。她自稱是文學碩士中最膚淺的,媒體編輯中最惡趣味的,專欄作者中拖稿最嚴重的。作為一個字戀症患者,人生一大憾事就是好句子又被別人寫走了。   【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!】
0 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