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文章
blog教學圖片
14天能做甚麼?志工服務的參與,讓我有能力去愛世界│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
【東吳大學  李聆】服務國家:菲律賓 14天能做甚麼?一起讓家變得更好 14天能看見月圓月缺,14天能讓牛奶發酸,14天能讓豆芽發芽。這14天的馬尼拉,很暖。 14天前我們還很懵懂,帶著一股傻勁就出去了,現在我們帶著滿滿的愛與收穫回來。 一切像做夢一樣 最後一眼,最後一天在GK cox. Rakoyan和孩子們追逐我們的車,追了好遠好遠。回國的第二個早晨,我從孩子們彷若在耳的笑聲中清醒,著急地睜開眼,想見見發出聲音的面容。隔了許久,才意識到我躺在家裡舒適的大床上。悵然若失,想念原來會心痛。 我其實一點沒料到感情會是這麼深的羈絆,我從不偉大,我沒有妄自尊大想改變世界,原本志工只是我體會人生的一條路、一個方法。直到我遇見了你們,你們讓我看見真善美,一個地方最美的風景是人。 I have always thought love is just one word. Until you showed what it really means. 第一次進入GK cox 垃圾山下的社區,縱使有心理準備,衝擊依舊。曾經有趕不及倒垃圾追過垃圾車的經驗,各種廚餘、垃圾的味道交雜,即使摀著鼻子那嗆鼻的氣味還是直鑽腦門,大家都不會喜歡。 而垃圾山刺鼻的氣味,比印入眼簾的畫面搶先一步烙印在腦海,這是我對GK cox的第一印象。但在五天後,這是我最想念的味道。 Rakoyan我看過心最美的男孩 他有大哥哥的氣勢和責任感,年紀小的孩子玩遊戲爭吵、哭了,他上前關心、勸和,拍拍小朋友的肩,給小朋友安慰;教案進行,搬桌椅場佈、場復,他一定幫忙,即使我們怕他受傷,將他手上的桌椅拿走,謝謝他的好意,他會撥開我們的手,挽起袖子讓我們看他的手臂肌肉、表演倒立,證明他很強壯,可以做得來,然後馬上的,他又搬起了另一張桌子歸位;吃完飯,夥伴洗碗,他搬椅子到水槽邊,一開始夥伴以為小孩子不懂事想玩水,要請他離開,但Rakoyan點他們的肩膀,示意夥伴坐下,想為他們按摩,只因為他不要我們太累。 而他也有很強很強的自尊心。畫畫時,Rakoyan對自己的作品不甚滿意,他就用手遮住,不要我們看到;某天夥伴發現Rakoyan的衣服穿反了,比手畫腳和他說,要不要我幫你把衣服穿好,平常活潑的Rakoyan出現少見的語塞,他不好意思地說,會將衣服正面穿在裡面,是因為正面太髒,他只有這件衣服……。 分享與愛的機會,都在生活中無時無刻存在,只是我們在汲汲營營的日子裡抓緊太多東西,在Rakoyan身上,我看到某種比自己更富足的一面。 GK cox的女孩們 當Grace拿起我的名牌,要看我的名字拼音,畫下Grace愛Samantha,我當下鼻頭一酸。Grace在第一天的教案不是我們這組的小朋友,但她跑過來拉著我的手,要我蹲下來背她,在之後幾天一直Samantha 東 Samantha 西,站著時要我抱,坐著時爬到我腿上坐。她念Samantha,是慢慢的、富有感情的,像在唱歌般,一個字、一個音節,然後再用咕嚕咕嚕轉的大眼睛看我,等待我的擁抱。 有時候,我們汲汲營營想特意討好他人,並期待獲得回饋,卻往往失落。但在這裡,當你真誠地對一個人好,他們都能有所感應,並直接回應,於是感情不需要刻意、壓抑、或隱藏,自然地流動。在她明亮無邪的眼中,我覺得我不夠好不夠純真,讓你這麼喜歡我。原來愛是不求回報,謝謝你愛我,MAHAL KITA。 GK cox的女孩們,當她們真心喜歡你的時候,她們會很忙很忙,忙到下課後也待在教室,甚至犧牲自己的玩樂時間,她們忙著編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手環。小小孩可能就是樣式簡單的編法,大一點的孩子就會出現些花式變化。她們跑過來拉住你的手,為你套上、繫緊,然後害羞靦腆地跑開。男孩們就不一樣了,你知道的,一個挑眉就說明了一切。 我們活在同一個世界 早上起床的刷牙洗臉,輕輕扭開水龍頭,嘩啦拉地;有時候我們太過揮霍。在GK cox廚房洗碗時,會被打斷,孩子從後面伸來他的杯子要裝水,我疑惑裝水龍頭的水要做甚麼用途,下一秒令我非常驚訝,他們是拿來喝。我不捨地看著他們大口咕嚕咕嚕地喝下,喝完後暢快一解暑氣的快樂笑顏。那杯水,可能會讓他們生病。 在台灣,你一定喝飲水機過濾的水或至少煮滾的水;但在某些地方,乾淨的水資源對他們來說,是一件無比珍貴的事情。那杯水,可能黃澄澄的充滿雜質,也可能帶著致命病菌,但是為了生存,他們沒有能力,也別無選擇。 這一部份,也是為什麼國際志工需要走出家門,當我們看見不同的生活條件,我們或許會產生動力,想要多為這世界做點甚麼,也或許只是改變想法,能更加珍惜原本太理所當然的生活,而其實這樣小小的改變,就值得了。 有些事情很難想像,但對當地人來說,卻是再真實不過的日常生活。國際志工能改變的,不是當地,而是自己,因為當你親眼看見不同國家的真實面貌,才能夠深刻感受到這個世界的脈動,有一點疼痛,但你會知道自己該開始做點甚麼。 男孩們在打籃球,我上了前,想多認識他們,不過我不會說菲律賓文,他們也不太能以英文溝通,幸好他們也很靦腆又打趣地和我聊天,我簡單詢問他們喜歡甚麼,他們異口同聲地說,籃球員!我想我們都是一樣的吧,就只是簡單的希望和這世界有所連結,而更相同的是,我們都想做快樂的事。珍貴的校園學習 念書是為了增加選擇的工具,當我們在埋怨書念不完的同時,世上卻有許多的孩子無法進入校園學習。Nosorry只有18歲,笑容裡有年輕的活力和青澀,她告訴我她必須輟學照顧孩子,這在菲律賓很常見,年輕女孩早早結婚生孩子。 她非常的聰明,教課時她常擔任我們和其他媽媽的溝通橋樑,幫助她們理解上課內容。Nosorry有一個當老師的夢想,在課間休息時,她問我們想知道哪些菲律賓文要怎麼說,她可以教我們,於是I LOVE U, THANK U, SORRY, MERRY CHRISTMAS。這些單字片語都化為翻轉教室的教材,她專注熱切的眼神,讓我內心激盪不已,學習,是該這麼快樂。       這麼優秀的學生,這麼努力向學的心,我好想為她多做點甚麼,讓她能靠近夢想,哪怕一點點也好。於是在那天,即使只有短短的十分鐘,我要幫她完成夢想,她是老師,我是學生。 如果小孩是張白紙,那麼在Boystown的小朋友則是被捏皺的白紙。大家都有摺紙的經驗,一張紙要折成一顆星星,需要反覆的對折、對折再對折,若一個步驟錯了要攤開重頭來過,那張紙攤開後肯定有無數個折痕;因此更不用說使勁的搓揉那張紙,縱使拿本厚書壓過,或用雙手不停地撫過、攤平,還是無法像新的紙平整光滑。 第一次見面時,覺得這裡的小朋友沒有不一樣,一樣嘴巴咧的大大的,晶瑩剔透、咕嚕咕嚕轉的眼睛,而且徹底不受控,跳上跳下,一下那隻跳到桌上,一下那兩隻在搶蠟筆。又一會有幾隻坐不住椅子,已經跑出去玩盪鞦韆、吊單槓,正要出去叫回他們上課時,發現自己動彈不得,因為雙手被抱住,背後也不知道甚麼時候多了一個小朋友,環抱住你的脖子,要你蹲下來背他。我們大家都懷疑來到動物園,面前的應該是小猴子吧,從來沒對付過這麼活力充沛的一大群小孩。但相處幾天後,我才慢慢發現無邪的笑容背後,他們的故事是甚麼?為什麼他們不像一般的孩子被爸爸媽媽捧在手心,回家有熱飯可以吃、溫暖的床鋪,誰來保護他們不擔心受怕?這群小天使為什麼會在這裡? Boystown遠離塵囂的孤兒院。孩子未滿十八歲以前,在圍籬裡生長,即使環境優美,老師們也盡力營造繽紛的活力感,還是有難以察覺的憂傷瀰漫在空氣中,稀稀薄薄弱有似無,如同孩子手上臉上累累傷痕,及內心不為外人道的黑暗過去。像這隻斷翅的鵝!這些折翼天使! 這裡像個太過保護的溫室,能逃開險惡的社會是件好事,但仍是個憂傷的成長環境。 對Boystown的孩子多了一層疼惜,小黏黏蟲巴著我的背不放,每次見面一定又摟又抱又親,Mama, Mama的叫不停,我不是你Mama阿。你這麼叫我一次,我的心也抽痛一次,我只好很用力、很用力的抱緊你,我想讓你知道,世界上有這麼多的愛。 黏黏蟲的後腦勺有一塊範圍很大的傷疤,那裡只有稀稀疏疏的頭髮,傷疤怵目驚心,不曉得是不是這個傷疤,使他和其他小孩不一樣,我不能和他對話。 這個黏我四天的黏黏蟲,我問不出他的名字,因為他總無限重複我說的每句話。他不能理解問句無法回答,但他能知道眉毛的彎月、嘴巴笑開的弧度、眼中的星星,是因為有愛。不曉得黏黏蟲你會不會知道,那天是我們見面的最後一天。 面對離別的課題 離別,是每個國際志工都要面對和學習的課題,只希望在相聚時不留遺憾。其實沒有在等待甚麼,只是捨不得分開,沒甚麼話好說了,在這分別的時刻,再說也都是take care或者don’t cry這樣的字眼,就這樣默默的陪著,默默陪著,就好。上車後還是用同樣的眼神看著對方,但這次see u tomorrow都不能說了,只能揮手很大力地揮手,再見。 返鄉的行囊明顯是大了些,多了些紀念品,另外就是一大捆的思念,那是到家後還理不清的。我不祈求和你再見的機會,你平安健康就好。 「What’s your name?」,「….」。每次相遇都從這句話開始,而通常都會得到小朋友熱情的回應,加上黏巴巴擠死人的擁抱,但Nathania這個小男孩,和他說話時眼神渙散,他有在看你但他的眼中你不存在,淡漠的不像未滿七歲的童稚天真,唱歌跳舞總默默地坐在一旁,沒有加入也沒有表情。他的表情讓我的心一陣抽痛,沒有天真爛漫,少了無邪的笑容,他以自己為圓心畫了個封閉的圈,隔絕外人進入,只求最基本的安全和免於恐懼。 我開始悄悄地注意他。既然不是活潑好動的小男孩,那他的興趣是甚麼呢?他畫畫時專注發亮的眼神告訴了我,於是我慢慢的、輕輕的牽起他的手,帶他一筆一畫繪出圖案,這用心積累的相處時間,他回報我的是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顏。 可是只要我一離開他的視線,或牽起其他小朋友的手,他的眼神總落寞的讓我不忍注視,是甚麼樣的故事與背景,讓他須如此武裝自己?讓小朋友這麼沒安全感?心疼還是心疼。我們又需要做多少,才能走進這座心牆?他們單純的需求,再次點醒了我。 我們能做的其實超乎預期,沒有親身體會就沒有衝擊,便不會發現我們低估了自己的能力,也高估了這個自以為了解的世界。 有時候一個人離家久了,會開始習慣偶爾才聯絡家裡,但這次回家總有些感覺,弟弟妹妹似乎又長大了些,而爸爸媽媽卻又似乎多了幾根白髮。我們常講家人永遠是你的靠山,而這些與家人的互動永遠真摯,比如說好久不見的家人每晚傳line為你加油打氣,比如說木訥的家人偷偷為你寫信,越洋訴說他的思念與擔心。 挑戰每個不可能 馬尼拉之旅,挑戰每個意識的不可能,一切都讓人回味再三、感動無窮。這趟出走,豐富了我的生命,灌注了源源不絕的反思與期許。你的旅行是「增強人生厚度」還是「移動身體」?在參與國際志工後的我,發現在服務過程中成長最多的總是自己,為什麼? 一位來自法國的旅人說:「其實不用羨慕我隨意地旅行,旅行久了會發現,如果人生沒有目標或是正在努力進行的工作,它其實非常乏味,只是移動自己的身體,穿梭在不同的地方罷了。」 一次性的短期志工?到菲律賓當國際志工?常常會有人質疑,去做這樣的服務能有甚麼幫助?我想質疑是件好事,思考過的答案會更經得起考驗。 而在14天後,我想我得到了答案       「小孩子像是一張白紙,如果你在白紙上寫下錯誤的東西,它就會顯示錯誤的東西。但是,跟白紙不一樣的是:小孩子會開始自己寫字,而他們往往會把別人曾寫下的東西再寫出來。」–作者賀伯特先生LRH。 所以我想要他們寫下快樂的成長。我想要他們和我們站在同樣的高度,去追尋夢想。我們相信只要給他們足夠的資源,他們都有能力打造自己的未來。去西班牙、法國,人家說扒手很多,很危險;去德國,人家說那邊種族歧視、要小心光頭黨;去菲律賓,人家說治安很差、空氣很糟……。但你真的相信嗎? You never see, you never know. 在馬尼拉,我看到的是最美的世界。一個樂天的民族,兩種不同的文化,十二個充滿幹勁的年輕人,白天的藍空,美的叫人止息,即使被日曬多吻了幾口也無傷大雅。回台灣已近一個月,但是閉上眼睛,我依稀可以看到彩色旗子飄揚,我郵寄每個敞開雙手的擁抱及不同口吻的MAHAL KITA,雖然這趟旅程的目的不知能實踐多少,但心靈層面已接近滿分,它填滿了震撼和能量,讓人想成為一個真的有辦法撼動世界的人。我愛我旅程上遇見的每個人,我愛我眼睛所捕捉到的每個瞬間。 走過這趟國際志工,讓我知道住在台灣這座小島上的人,有能力去愛全世界。出國服務期間,我們很容易著迷於異國的藍天白雲,特別是柬埔寨、泰國、菲律賓等開發中國家,總覺得天空特別藍,雲朵特別可愛。歸國後,走在台灣街道中,看著兩旁的建築物沿著地面延伸,突然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慨,因為原本開放屬於大家的天空,如今只留一隅予我們喘息,而在開發中國家,幾乎不需要抬頭,天空似乎伸手可及。但或許我們只是需要不同的高度,去了解台灣與不同國度間生活的異同,在那樣的高度下,才能發現天空其實一樣令人著迷。期待每一次經驗,都能換取我們不同的視野高度。 永遠沒有不可能,永遠不會沒時間,這個世界一直都在眼前,只要去嘗試、去觸碰、去體會,每分每秒都將產生各種樂趣和生命力。千萬不要覺得自己渺小或能力不夠,因而怯懦退縮,只管放手去做,之後的結果,或許就會大大超出你的預期。 這個世界上,你需要成為你希望看到的改變。你該考慮的是對不對,當你覺得這是正確的事情,就算你不能全部完成,只能完成一部份,那也算是成就。你應該繼續努力,而不應該總是去思考,到底能不能在有限的生命裡把它實現,這不該是個問題,我們本該努力付出,想辦法做出些貢獻,就從現在開始。 14天以後如果是終點,請不用難過。我們在生存與生活中掙扎,生存只是單純的進食與呼吸;生活則是在生存的條件上附帶夢想、希望。我們都清楚帶著夢想和希望呼吸是多麼重要的事,然而有時候卻不得不屈服在現實狀況下生存。有時候夢想會殞落,儘管我們拼命不懈。但或許一個夢想的殞落,才會升起另一個夢想,過去的自己造就現在,因此不必為了過去的跌跤,懊悔、停滯,只要我們永遠記住當下對夢想的執著。 14天後,我還想繼續服務。沒有哪個故事是單獨存在的,有時候故事與故事會在轉角相遇;有時候一個故事會疊上另一個故事,像河床底下的石頭層層疊起。那年我們帶著我們的故事出發,串起了整個世界,現在好想好想說給你們聽,希望你們也能成為故事的一部份。 志工參與,就像是生命中的一盞蠟燭,順著光線,會看到何種生命故事與改變,只有當下參與過,你才會知道。 錯過了這次沒關係,千萬別錯過 4 月還有第五屆金耘獎志工徵文比賽喔!   善耕雲端找公益,服務學習真Easy!   【更多請上公益媒合平台《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》官方網站;《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》粉絲團】
0 瀏覽
推薦的文章